我以為我有國家,我以為我的國家能給予我保障還有尊嚴。

February 21, 2017

一直以來,我都想告訴貼紙活動的所有參與人士:謝謝大家的努力還有用心,讓這個議題被看見。 自從出國後,我才深深切切感受到『台灣 』被『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』這個名字所受的影響。

我曾經在2005年到德國準備念設計,當時我所居住的城市只有8位台灣人。我必須經歷語言檢定考試,還要唸大學預備班 (=預科),也要經歷考試才能進去。所以我耗費近兩年才有資格申請大學。 但這才是惡夢開始。

當時預科要上及六月的結業考,但申請大學的日期每間學校不同,我必須從結業考前半年開始遞交申請文件+作品集。

和台灣不同的是,每本作品集必須是原稿,所以光準備作品集就至少畫了近200張的手稿。通過作品集被入選,才能到各所學校參加入學考+面試,最後終於被兩間大學入取了。

終於順利結束一連串的準備,我開開心心回台灣休息,並去辦理註冊,但我竟然同時被本來入取我的兩家大學拒絕入學。 因為我繳交的文件在他們眼裡不符合標準,他們要求我拿出中國文憑證明 (因為我的證件也清楚寫著國名是China)。

我一再表明自己是台灣人,也說他們可以查看看 Republic of China 和 People’s Republic of China 的不同。我一輩子都未曾去過中國,怎麼會有中國文憑?他們表示只能認定中國文憑,而且我的國家又自稱中國China啊。當時他們完全不知道處理台灣學生,就一直叫我去把中國文憑生出來……

我一直以為可能只有我經歷這樣的事,但當這個貼紙活動開始後,看到那麼多海外台灣人在不同國家類似的經驗談,我才真的深深體悟,原來我不是第一個,更不會是最後一個。

在這個一來一往的情況下,我的德國簽證已經快要過期、又沒有學校可以讓我入學,語言預科也都唸完的情況下,我被迫離開德國。

正式的結束為期兩年半的準備時間 ,就因爲那被直接被當做中國的 Republic of China 。雖然後來我去了其他國家,但這個經歷一直讓我內心感到悲傷。

我以為我有國家,我以為我的國家能給予我保障還有尊嚴。看起來並沒有。但讓我更難過的是,當我告訴不會去經歷或是甚至沒有這些經歷的朋友,他們只會說:怎麼可能? 就你最倒霉吧。

我一直以為可能只有我經歷這樣的事,但當這個貼紙活動開始後,看到那麼多海外台灣人在不同國家類似的經驗談,我才真的深深體悟,原來我不是第一個,更不會是最後一個如果我們不放棄中華民國這個國號、不做任何改變,這樣的事只會層出不窮。

有人也許還死抱著中華民國,那我只能祝福他們的下一代或是親友,不要遇到跟我一樣的經歷。

(感謝米小姐的回報)

Save

Save